您的位置:邵阳市电力挖掘机有限公司 > 使用说明 > 环保利空还是利好? ——工程机械市场面对的选

环保利空还是利好? ——工程机械市场面对的选

2020-02-15 19:20

  近三年以来,整个工程机械行业,都注视着国家环保的具体政策出台,由于参照汽车环保强制报废的“惯性思维”,各种说法和猜测议论纷纷,再加上一些厂家为促销放出的各类“紧张空气”,造成许多旧设备所有者不必要的“恐慌”。

  两年以来,笔者多次在公开场合,明确表达了笔者的观点:鉴于工程机械设备复杂性,国家环保政策出台需要时间,要相信国家上层的智慧,即使相关环保政策的出台,也是渐进的,绝对不可能是“一刀切”,以免国家和设备所有者付出不必要的代价和损失……当时听起来视乎无稽之谈,并受到多方面的质疑。但在2019年10月,国家有关机构把相关初步环保政策从2019年底推迟到2020年6月。这正是验证了笔者的预测及工程机械行业环保政策的复杂性。

  笔者在此再次预测:国家对工程机械的环保政策,一刀切依然是小概率事件,其政策的出台,继续向后推移是大概率事件,即使有相关政策出台,也是分时分区域,其执行更是分步分时分区域的。为此,本文的目的是更详细的全面论述笔者的观点,希望对国家制定政策的相关者和旧机械设备的所有者能提供不同的角度思考。再次说明,仅是笔者一己之见,难免局限性,仅供参考。

  环保政策是国家大计,与国家对其他经济领域环保政策相比较,关于机械设备排放的环保政策,是否会“一刀切”呢?还是对应工程机械的特殊性其环保政策也有其特殊性呢?更进一步说,要相信国家政策制定者最终会深入了解到工程机械的复杂性,其环保政策会是实事求是和符合当下经济环境的。

  近几年来,尤其是2019年许多机械设备行业报告,对环保政策的理解和推理,都不约而同的形成了一个共识:环保政策的出台,会促进产品以旧换新的增量,大大促进新产品的销售,这是良好愿望还是认知的误区呢?

  大多数行业报告的消费逻辑是,旧设备报废了就一定会去购买新设备。可是,卖掉旧设备、自行报废和强制报废旧设备,这三者的结果都是会去购买新设备吗?最后的经济行为都是一样的吗?

  在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下,在中美贸易战的国际环境下,在国家大力支持民营企业和扶植小微企业的政策下,这些对工程机械环保政策的出台会有什么影响呢?

  国一和国二排放标准涉及的旧设备均为兔子和蚂蚁(个人或小微企业)的财产,仅是挖掘机和装载机存量就大约326万台,约6700亿人民币的财产(详见下文表格),这些设备都是兔子和蚂蚁个人的财产积累,假如环保政策是一刀切的报废,这是他们几十年来积累财富的终结。

  这些旧设备相对新设备价格的10%-35%,假如把这些设备一刀切报废掉,设备所有者再拿出几倍于旧设备价格的资金去置换新设备是小概率事件,比如,国一国二排放的挖掘机装载机约326万台价值约6700亿,而置换这326万台为新设备的资金至少是2-3万亿人民币的资金。钱从哪里来?

  工程机械的碎片化和相关资源配置的社会化(笔者的主要理论观点)的背后是中国制造业的崛起,数万家兔子蚂蚁的零配件制造和供应链,对全球任何大象品牌(厂家)产品的零配件供应延长了十几年,使其设备使用寿命大大延长,极大的提高了设备的利用率和投资回报率。这正是中国制造的优势和潜力,而不合适的环保政策是放弃了这种优势。

  发动机只是工程机械设备价值的10%-30%,因为价值670-1800亿元的发动机排放,而报废约6700亿元的整体设备(仅是挖掘机和装载机),显然是极其不合理的,甚至是愚蠢的。而只是置换或技术改造发动机,可能是一种更智慧的选择,可以保留几千亿人民币的个人设备财产。继续为国家建设出力。

  从国家层面上来说,假如建立类似运输车辆的全国性的工程机械的管理系统,需要时间和巨大资金投入。

  工程机械设备使用寿命较长,由于工程机械的碎片化和相关资源配置的社会化(笔者的主要理论观点),数万家兔子蚂蚁的零配件制造商和供应链,使零配件价格下降了30%-70%以上,极大的降低了设备维修成本,最终是大大延长了设备使用寿命。(详见《蚂蚁和大象的博弈》一文)。在实际的的施工和交易市场,仍然有许多已经使用了10-20年以上的设备,如下照片都是在使用和交易中20年左右寿命的设备。

  工程机械的市场存量和种类,比我们一般的认知复杂的多,准确统计非常困难。至今为止没有准确的统计和计算方法,发动机为国一,国二 排放标准的设备究竟有多少(发动机排放在国三以下是国家环保政策的主要目标),至今没有见到公开的准确统计数据。为此,本文只以工程机械中数量最多的挖掘机和装载机为范例。

  数据来源:中金公司《工程机械2019投资手册:基建回暖稳需求,排放升级促更新》

  其中考虑到公开统计数据与实际情况差异,以公开统计数据加权1.2倍,市场保有量为1000万台套(2018年)。详见《工程机械的最基础购买力:碎片化购买力--工程机械最末端客户的经济行为分析》一文。表中的旧设备数量为最低估计值。笔者估计,实际的旧设备存量比如此数量还要多。

  2019年是近几年二手设备的市场行情的最低值(市场数据整理),以此对这些旧设备估值如下,旧设备的大挖中挖及小挖的比例为:15%:55%:30%

  国1和国2排放阶段的挖掘机和装载机,其当下市场估值已经是原值的10%左右和35%左右,这些旧设备的当下最低估值约6700亿左右,这依然是价值不小的设备资产。

  一般来说存量市场的常规设备的90%是蚂蚁和兔子的(个人或小微企业),详见《工程机械的最基础购买力:碎片化购买力--工程机械最末端客户的经济行为分析》。根据工程机械设备的使用周期所有者的变换规律,如上价值6700亿人民币的旧挖掘机和装载机几乎都是蚂蚁和兔子的财产。

  假如这些设备“一刀切”报废,那么就意味着约6700亿人民币(仅仅是挖掘机和装载机)的个人财产的失去。假如环保政策分期分批执行报废,也是迟早要付出的代价。

  这些设备是其所有者的谋生工具,他们的投资合伙人最低为每台平均为2-3人,挖掘机打孔机那么这约326万台的设备(仅是挖掘机和装载机)对应着约650万以上人口的就业机会和谋生手段,同时也相关这些设备的近千万投资人(所有者亲戚朋友和同事)的投资风险。(详见《工程机械的最基础购买力:碎片化购买力--工程机械最末端客户的经济行为分析》一文)。

  工程机械碎片化和相关资源配置的社会化,数万家兔子蚂蚁的零配件制造商和供应链,根据这些旧设备的零部件需求的最低消耗量,如果这些旧设备报废(仅是挖掘机),每年将至少失去约450亿人民币的销售额(湖南“机械之家”和广州“行中行”等零部件供应链数据)。尽管这些零部件的价格仅仅是原品牌大象价格的三分之一左右。

  这些旧设备零部件,原品牌大象的提供已经没有竞争力或者已经放弃,90%以上是兔子蚂蚁提供的,(详见《蚂蚁和大象的博弈》一文)

  工程机械的二手设备交易,是工程机械市场繁荣的重要环节,假如这些旧设备再交易一次,以现在市场行情,交易成本为销售价的3%-10%,就挖掘机装载机6700亿的交易,约200-670亿人民币的交易额。

  对工程机械存量设备来说,使用三年后的修理和维护90%以上是蚂蚁和兔子完成,而对使用十年后设备的修理和维护几乎全部是蚂蚁和兔子提供的,旧设备的报废肯定使修理和服务业的业务量减少。

  国一和国二排放阶段设备,当下市场估值已经是原值的10%-35%左右,由于工程机械耐用品的属性(详见《从科斯猜想到薛小平猜想》一文),如果这些旧设备全部报废退出市场,即使仍然有人愿意购买新设备,继续为施工公司服务,施工方使用设备的成本有可能会大幅提高。

  排放与发动机之外其他设备部分无关。而发动机的价值只是整机的10%-30%,不论是经济性还是科学性,由于发动机的排放而报废整体设备是不合理的。就挖掘机装载机来说,由于价值670亿-2100亿元的发动机排放,而报废约6700亿元的整机设备,挖掘机打孔机显然是极其不合理的,甚至是愚蠢的。只置换发动机或技术改造发动机,可能是一种更智慧的选择,可以保留几千亿人民币的个人设备财产,继续为国家建设出力。

  从国家层面上来说,对工程机械的环保彻底完全严格的管控,需要建立全国性的管理结构,类比国家运输车辆的管理系统(约三千多个车管所数万职工),需要巨大资金投入。

  运输车辆管理是隶属为公安部。工程机械设备涉及到了机械工业、工程建设及环境保护部门,最终究竟是隶属哪一个国家系统管理,现在还没有定论。显然,面对如此复杂环境下的工程机械环保管理,只是靠地方政府的限用,退出等等短期手段,不是长久之计,也很难达到国家环保的要求和目的。

  与车辆管理相比,工程机械设备需要的停放场地,检测和监管都比车辆复杂,在全国范围内投入的土地和检测设备、各类专业人员到位,需要资金肯定不少。比如,发现了违章的工程机械设备,要把它们“抓获归案”和“关起来”的运费和停放费用就是巨额开支(估计每年可能都是几百亿人民币的量级)。

  终端客户的旧设备报废后不一定就要购买新设备。而工程机械最基础的购买力是碎片化购买力,其购买判据的“四个只要”:只要有能比打工高一点的收入,只要是投资回报比银行存款利息收入高,只要是将来设备最终是可以变现的,只要是设备购买后能有活干(设备使用率)。详见《工程机械的最基础购买力:碎片化购买力--工程机械最末端客户的经济行为分析》一文。

  卖掉旧设备、自行报废和强制报废旧设备,这三者的最后经济行为是完全不一样的。对强制报废设备的所有者来说,失去了已经积累的财产和没有了继续谋生的手段,再有能力拿出几万亿人民去购买新设备的可能性很小。比如,置换这326万台挖掘机装载机为新设备的资金需要至少是2-3万亿以上的的资金,钱从哪里来呢?

  工程机械的碎片化和相关资源配置的社会化(笔者的重要观点)的背后是中国制造业的崛起,数万家兔子蚂蚁的零配件制造商和供应链(详见《蚂蚁和大象的博弈》一文),对全球任何大象品牌产品的零配件供应延长了十几年,使工程机械设备使用寿命大大延长,大大提高了设备的利用率和投资回报率。这是中国制造的优势和潜力。而不合适的环保政策是放弃了这种优势。

  中国的工程机械市场已经是存量市场,根据工程机械设备的使用周期规律,绝大部分旧设备已经是的蚂蚁和兔子的所有。这些旧设备的处置方法不仅关系到的行业基层几百万人的就业机会和谋生手段。同时也相关这些设备的近千万基层从业者的投资风险。(详见《工程机械的最基础购买力:碎片化购买力--工程机械最末端客户的经济行为分析》一文)

  只置换发动机或技术改造发动机而不是报废其设备的整体,可能是一种更智慧的选择,可以保留几千亿人民币的个人设备财产,继续为国家建设出力。

  中国基建狂魔的低成本高效率之一,来源于施工设备的利用率高和使用成本非常的低,这是几千万蚂蚁和兔子的智慧和创造力,充分发挥了工程机械设备的潜力和利用率。而不适合的环保政策是与此创造力是矛盾的。

  目的:积极的科学的从技术手段和市场化的方法,以最小的代价完成国家的工程机械的环保大计,延续几千亿人民币的个人设备财产的生命力,使其能继续为国家建设出力。

  1. 环保的政策是否只是针对相关设备的发动机为目的物,以发动机排放为标准,而不是以设备型号和生产年限为标准。也就是说,只要是发动机排放合格,任何年限生产的设备,都可以继续使用。工程机械设备的报废和置换由市场自我选择。

  2. 以市场化方式对发动机置换或技术改造补贴,要比建立全国性的环保管理机构的投资更加经济。同时也刺激了国内发动机制造业的繁荣。(国家补贴发动机技术改造或置换国产发动机,既彻底的完成了国家环保大计,又扶植和培育了民营和小微企业,延续了原有的民营和小微企业的财产和创造力,还创造了就业机会,刺激了国产发动机制造业的繁荣,一举多赢,利国利民)。

  4) 鼓励和推动一带一路施工项目对国内旧设备的出口和租用(就地消化,不需再回国)。

  (本文得到“机械之家”刘旭龙总经理,“好机汇”张凯总经理,“行中行”李科总经理,华蚁人力资源”总经理张天政,及笔者同事朱国荣先生的帮助, 再次表示感谢)

本文由邵阳市电力挖掘机有限公司发布于使用说明,转载请注明出处:环保利空还是利好? ——工程机械市场面对的选

关键词: 挖掘机打孔机